冰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冰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云南金融改革衔枚疾进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01:36:37 阅读: 来源:冰箱厂家

云南金融改革衔枚疾进

4月12日,距昆明500公里之遥的腾冲,在猴桥口岸做边贸生意的岳蓝霞,不停抱怨自己与缅甸客商之间资金往来的麻烦。

由于当前这里人民币与缅元之间尚不能自由兑换,岳从缅甸买回来的玉石原料,要么经过复杂的正规手续支付,要么通过成本较高的“地下”钱庄快捷结算。

不过,这种局面即将改变。

2013年11月21日,央行联合10部委印发《云南省广西壮族自治区建设沿边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总体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将昆明、保山、文山等9个州市列入沿边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范围。

目前,云南省正在大力推进“一心两区”建设和沿边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各项试点政策先行先试。

人民币与东南亚外币直接定价

事实上,在《方案》下发之前,云南就已开始了金融改革探索,方向是人民币国际化,改革的载体和先锋是成立于2007年的富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滇银行”)。

根据刚刚公布的《方案》,将支持大型银行以法人名义到东盟和南亚国家设立机构。而早在2010年11月,富滇银行就在老挝设立了代表处,成为中国地方性商业银行走出国门的首例。2014年1月,富滇银行与老挝外贸大众银行共同发起设立的合资银行--老中银行,在老挝首都万象正式挂牌开业。

此外,富滇银行还推出了人民币对周边国家货币直接定价,改变过去“人民币-美元-周边国家货币”的二次定价,以减少企业在美元作为中转货币所带来的风险和成本。

2011年6月9日,富滇银行推出人民币对老挝基普直接定价,成为全国第一家获批挂牌东南亚国家货币的商业银行。是年11月30日,富滇银行对外提供人民币对泰铢兑换汇率报价及相应的金融服务,成为我国银行间首个外汇区域交易市场人民币对泰铢交易的首批报价行之一。

富滇银行透露,目前该行以东南亚地区银行境内人民币账户行的角色,为区域内银行提供人民币代理清算业务,现已分别与老挝外贸大众银行、越南农村和农业发展银行签订了人民币代理清算协议,为老挝、越南等国家和地区提供跨境人民币结算服务。

截至2013年11月末,富滇银行在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区域货币市场完成泰铢同业交易为等值5470.95万元人民币,对客提供泰铢汇款服务等值999.48万元人民币;与老挝外贸大众银行完成人民币购售等值2846.57万元人民币,对客提供基普汇款服务为等值235.89万元人民币。

在区域货币汇率报价及汇款服务的基础上,2013年8月,国家外汇管理局正式核准富滇银行办理调运外币现钞进出境业务,富滇银行也成为首家获得外币现钞调运权的城商行。

观察人士认为,该项资格的获得,使富滇银行可以从泰国直接跨境调运泰铢现钞供应云南及整个中国市场,不仅可以满足市场对于泰铢现钞的需求,同时也有利于推动中泰双边本币业务发展。更为重要的是,富滇银行以泰铢现钞为切入口,在国家政策支持下,打通了云南省及周边地区与东南亚国家货币的调运通道,为将来人民币现钞跨境调运和人民币区域自由流通做好了前期重要准备,为全省试验区建设注入了强劲动力。

统计数据显示,去年8月以来,富滇银行已先后完成3次泰铢现钞调运,累计金额达泰铢8000万元,第一批1000万元泰铢现钞在15个工作日内即兑换完毕。截至2014年3月4日,累计兑换泰铢现钞3000万元,获得汇兑收益人民币6.7万元。

云南省金融办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云南省跨境人民币结算达到了461亿元,其中资本项目下达到了175亿元。2013年1-10月,全省跨境人民币结算金额453亿元,同比增长了30%,接近2012年全年总和。自2010年7月全面开展试点以来累计结算近1200亿元,位居沿边省区前列。

目前,该行已经成立了由董事长夏蜀为组长的沿边金融综合改革领导小组,并正在探索试验区境内外账户管理:争取在政策和条件支持的前提下,在试验区内开展居民与非居民账户分离业务试点,探索试点居民账户与境外账户、居民账户与非居民账户之间的资金可自由划转,“条件成熟时,推动账户内本外币资金的自由兑换”。

云南省金融办主任刘光溪评论称,“这为跨境贸易投资便利化提供了有效的金融支撑,为云南推动跨境金融、沿边金融改革创新和昆明区域性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奠定了良好基础”。

打造沿边区域国际金融中心

昆明市西山区,沿着老海埂路直行,放眼望去,巨幅广告笔直地竖立在道路两旁,“2014泛亚金融产业核心”的字眼,赫然出现在眼前。

巨幅广告背后,是一整片待建的空地和一些已基本成型的摩天大楼框架,工人们正在紧张忙碌。两栋被命名为“泛亚国际金融大厦”的高层建筑,已具雏形。从这里向四周展开,方圆一万多亩的地域,就是昆明正在建设的金融产业园区--承载着昆明乃至云南建设沿边区域性国际金融中心的梦想。

云南大学经济学和会计学院教授蒋冠表示,昆明建设区域性国际金融中心的要点在于,推进“金融产业集聚发展、金融要素市场化发展、金融服务能力系统性提升、多层次资本市场构建和普惠金融体系发展”,从而优化区域金融产业结构,塑造金融支持下的区域竞争力格局,引导区域金融产业发展要素并提升金融产业竞争力,为区域经济社会发展提供足够的高质量的金融支持。

昆明区域性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肇端于新一轮沿边开放政策。

2011年8月,中国银监会办公厅发布了《中国银监会办公厅关于服务云南“桥头堡”建设相关事宜的复函》,支持云南大力发展银行业金融机构,为云南“桥头堡”建设提供金融支撑和服务保障。中国证监会、保监会以及金融机构总部都积极支持桥头堡建设,为昆明建设沿边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提供了充分的政策依据。

云南省金融办主任刘光溪称,这将“为云南沿边开放和金融改革带来新机遇,为桥头堡建设注入新活力,为云南跨越发展增添新动力,带动全省经济社会发展”。

2013年,昆明泛亚金融产业园区累计新增固定资产投资达29.5亿元。其中,征地拆迁和一期路网建设投资3.5亿元,入园企业投资26亿元;全年金融产业园区共出让土地290.48亩,已开工建设220多亩,园区内已完成河道美化、高压线路改迁,一期路网建设工作正在推进。

何以昆明

长期以来,金融改革被视为是北京、上海、深圳、温州这些经济发达城市的事,边缘的云南何以能成为金融改革的重要战场之一?昆明又何以能够有底气打造区域国际金融中心?

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的人士普遍认为,昆明的金融中心梦,与其自身的区位优势和时代背景密切相关:昆明作为国家向西南开放的经济地理枢纽以及沿边金融开放的前沿中心城市,具有建设次区域国际金融中心的优势。

随着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的建立以及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孟中印缅”地区经济合作的进一步深化,云南对外开放战略地位不断凸显,沿边区域发展突飞猛进。随着“国务院支持云南省加快建设面向西南开放重要桥头堡的意见”确立的国家级区域发展规划公布,昆明在全新的区域政经格局下,凸显出独特的区域性国际枢纽型区位优势:作为云南省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昆明在国内经济梯度格局中是“西部大开发”战略中的核心经济功能区之一,同时在西南开放格局中是中国面向东南亚、南亚的“桥头堡”主要通道、基地和窗口。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以美国为首的发达经济体通过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TTIP)和多边服务业协议(PSA)谈判,试图形成新一代高规格的全球贸易和服务业规则。而这将强化全球价值链顶端国家的利益,削弱中国制造和“金砖五国”的整体国际竞争力。因此,沿边开放被放在与深化沿海开放同等重要的国家战略中。

人民币国际化是中国经济发展战略中的主要内容之一。其内在原因在于,中国对外利益交换诉求的进化,导致“二次改革”大背景下需要通过人民币国际化来提高经济开放程度,打开新的对外利益交换空间和模式。而沿边开放和沿边金融开放,成为人民币国际化发展路径中的突破方向之一。

于是,西南一隅的云南被时代大潮推向了金融改革的前沿。昆明则成为云南建设沿边金融中心的首选地。

此外,相较于欧美发达国家复杂的资本市场体系,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水平还相对较低,很难在短期内形成自身的核心竞争力,直接开拓欧美市场将面临较大风险。发展昆明这样的区域性金融中心,风险相对较小。因此,开发以昆明为中心的泛亚金融中心,就成为中国的合理选择。

“昆明发展为面向东南亚的区域性资本运作中心,不仅是中国资本市场发展和完善的内在要求,更是亚洲资本市场不断成长、走向一体化的必然要求。”中国人民银行昆明中心支行高级经济师袁天昂认为。

金改棋局中的昆明角色

昆明并不是唯一一个金融改革试验城市。目前,国内提出金融中心建设战略的城市已经达到29个。其中,北京、上海、深圳要建设“国际金融中心”;昆明、乌鲁木齐分别要建“泛亚金融中心”、“中亚区域金融中心”;其余20多个城市,也雄心勃勃提出所在区域的“金融中心”。

那么,昆明这个金融试验区,到底该如何定位?

作为我国最早与周边国家开展金融合作的省份,云南沿边金融特色鲜明,其跨境金融和泛亚金融的定位,非常清晰。

昆明市和云南省的规划显示,昆明区域性国际金融中心的目标是,短期内建立区域性人民币跨境结算中心及区域性筹资金融中心,以满足跨境贸易结算的需要及区域内经济发展的资金需求;中期(到2015年)力争建成区域性金融创新中心和金融改革综合试验区;远期(2016年至2030年)要建成依托云南、立足西南、服务泛珠三角经济区和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及孟中印缅经济区,面向东南亚、南亚的区域性国际金融中心。

这意味着,昆明的这个国际金融中心与上海和深圳金融中心的定位有重大区别。

“上海金融中心是资产式的概念,在整个金改层面,围绕的是国际金融的交易要素、定价等;深圳金融中心的定位是国际金融层面人民币双向回流--投资和融资的通道。”蒋冠认为,深圳和上海是以国际金融为导向的、主要面对主流国际金融市场和主流国际金融体系的国际金融中心,能成为全国性的金融中心,但从昆明自身的金融要素而言,其金融中心是政策性定位、战略性定位和内部进展三维一体的融合。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薛领教授认为,昆明区域性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在中国金融改革中扮演着人民币走出去、人民币国际化的“桥头堡”角色。如东盟自由贸易区内,如果人民币能够自由结算,将很大程度上促进云南边贸的发展。

蒋冠也表示,昆明区域性国际金融中心在于系统性地配合人民币沿边国际化的发展进程,在东盟和中印缅孟国际次区域,延伸中国的竞争优势,为中国整体性转型升级开拓和争取更大的市场空间和时间,并在新的经济地理格局中塑造新的大国影响力和向心力。从国家层面看,加快推进区域金融改革是加强顶层设计和摸着石头过河相结合、整体推进和重点突破相促进的具体体现。

春城的“金融梦”,可谓国家和时代所赋,也是云南和昆明发展的需要,但要实现这一梦想,道阻且长。

雄心万丈与尴尬现实

按照伦敦金融城市长陆毅的观点,一般城市l0%以上的人口从事金融业的城市方才称得上是国际金融中心。数据显示,这个数字在上海也只有1%。偏居西南一隅、并非一线城市的昆明,何以打造区域性金融中心?

“昆明现有的金融体系在功能上是欠发达的。”云南大学经济学院、会计学院教授蒋冠指出,“云南区域金融体系的整体内生性金融服务和金融要素创造能力不足”是昆明建设区域性国际金融中心的一大障碍。

目前,昆明金融机构仍然是国有股份制商业银行占最大比重,地方股份制商业银行、地方性、集体性、外资性等金融机构所占比重不大,金融体系的商业化明显偏弱。并且,“金融机构网点布局不尽合理、结构不完善、机构规模较小、金融工具创新不足、服务水平不高、管理较粗放、自律意识不强”。

大多数东盟国家也都没有在云南建立金融分支机构--昆明现在只有泰国泰京银行昆明分行、恒生银行昆明分行、汇丰银行昆明外分行、东亚银行昆明外分行四家外资分行,且货币也不能自由兑换。

此外,各种金融服务中介机构,如会计师、审计师事务所、资信评估机构、经纪公司等,数量也较少。

从金融业务来看,目前昆明不仅没有衍生金融工具市场,且有些市场尚未发育。如再保险市场、黄金市场等资本市场,规模不大且较脆弱;相当一部分的现有市场,如票据贴现市场和住房抵押市场,融资功能有待进一步发挥。

在昆明从事多年房地产、高端服务业的昆明爱迪集团董事长尹子琴深有感触地说:“一般公司在云南本地融资的难度还是比较大的。”爱迪一般是通过一些渠道,从上海、香港等地解决大规模资金需求。

云南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郭树华表示:“云南的投融资主要还是依赖银行,没有通过市场把民间资金有效地利用起来,更没有网络金融这种先进的方式。云南的投融资相对传统而滞后。”

配套措施跟不上、人才缺失,也深刻影响着昆明金融业的发展。“昆明目前仍缺乏大批高级金融人才,尤其是懂得现代国际金融的人才培养和储备上也明显不足,削弱了昆明金融业的发展后劲。”袁天昂说。

此外,昆明虽然是云南经济社会发展水平最高的城市,但与东南亚某些发达国家和地区相比,昆明的经济发展水平、投资环境、交通通讯设施等还有相当差距。

不过,袁天昂认为,“昆明是金融中心先行先试的排头兵,要允许昆明在金融中心建设过程中的‘试错’。”

浙江女帝手办

重庆锯床价格

湖北呼和浩特住宿

石家庄压轮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