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冰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从不封侯到自杀李广到底冤不冤

发布时间:2020-02-27 12:05:58 阅读: 来源:冰箱厂家

从不封侯到自杀 李广到底冤不冤?

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汉武帝发动了漠北之战。除了依然重用当朝红人霍去病外,汉武帝还把雪藏的卫青派上了战场。双骄出战,可见汉武帝对这场大决战的重视程度。自从霍去病横空出世后,卫青被汉武帝雪藏已久。这次大决战,汉武帝重新起用他,除了战争的需要,还因为亲情的需要。这个时候卫青已经是汉武帝的姐夫了,亲上加亲,汉武帝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啊。

卫青都出山了,有一位老将却不干了,他站出来强烈要求去战场。这个人便是飞将军李广。

李广虽然名气大,大得连匈奴人都闻风丧胆,对他敬重七分,礼让三分,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在匈奴人眼里牛得不能再牛的人,到了汉武帝眼里却没什么大不了。李广历经文、景、武三代,虽然不到而立之年就已成了“食邑大王”(食邑二万户),但官职却一直没有提上来,一直没能封侯。对此,著名诗人王勃在《滕王阁序》中写了这样一段感叹的话:“嗟乎!时运不齐,命运多舛,冯唐易老,李广难封……”

那么,在汉文帝和汉景帝时,李广难封,我们可以理解,毕竟他当时算是“生不逢时”。但在,在汉武帝这个“逢时”的时候,为什么李广还是难封呢?原因概括起来有四点。

第一,李广不懂政治。在平定七国叛乱时,李广作为周亚夫的部将,立了战功。原本这是他封侯的最好机会,保家卫国,凭借战功封侯理所当然。然而,李广却在班师回朝的时候,接受了梁王刘武的封赏。刘武当时也许是出于“感恩”,毕竟自己最后能坚持下来,没有李广这样的人支持和帮助是做不到的。但是,李广忽视了这其中的利害关系。一来刘武只是一个诸侯王,他没有封赏朝廷官员的权力。二是汉武帝和刘武的关系微妙,名义上水乳交融,实际上波涛汹涌,涉及立储之争。李广不懂政治犯了大忌,因此,最后汉武帝“忽略”他的功劳,只赏不封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第二,李广不懂自谦。《史记》中记载:“李广才气,天下无双,自负其能,数与虏敌战。”这说明李广是个恃才傲物的人,他认为自己打遍天下无敌手,因此就变得目空一切、目中无人起来。如果说自卑的人很难做到自强,那么自负的人就不知道自谦。不自谦的人,自然很难讨人喜欢。

第三,李广不懂创新。汉文帝、汉景帝对匈奴采取的是“和亲政策”,因此,在以和为贵的时代,汉朝在与匈奴的对抗中主要采取防御策略。匈奴来进攻,就打击一下,反击一下,匈奴走了,就严阵以待,等待匈奴下一轮的进攻。而到了汉武帝时期就不一样了,此时的汉军采取的是主动出击的军事策略,要深入匈奴腹地去作战,与防守反击的战术有天壤之别。

李广在防守反击战中可以做得很好,但在阵地进攻战中却做得不好。这跟他的作战思维、策略等都有关。数次出征非但徒劳无功,而且连遭重创,除了他运气差倒霉外,更多的是他缺乏创新能力,没有打破思想上的束缚、行动上的篱墙,不懂得像卫青、霍去病那样创新、创新、再创新。

第四,李广无背景。卫青、霍去病的发迹固然靠自己的真实本领,但同时更多的是靠汉武帝的提携之恩。如果汉武帝不给他们上战场的机会,如果汉武帝不给他们当主帅的机会,他们能立下如此赫赫战功,扬名立万吗?相比而言,李广的政治背景就相差十万八千里了。他虽然是名将之后,但在朝中几乎没有人能替他说话,更别说助他一臂之力了。

这四点缘由,前三点是李广个人方面的原因,是主观原因,最后一点是客观原因。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同样的道理,不想当王侯的将军也不是好将军。李将军就是想当这样的好将军,所以才会一直梦想着,一直努力着,一直憧憬着,一直追求着。此时,他主动请缨出战,于公来说,是报效祖国,献身祖国;于私来说,是立下战功,封侯扬名。

汉武帝看着这位年逾花甲的老人,问道:“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对此,李广坚定地回答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一阵唇枪舌剑,汉武帝最终妥协了,批准了李广披挂上阵。只是在临行前,他又转身对卫青说了一句:“广老,数奇,毋令当单于,恐不得所欲。”(《史记·卫将军骠骑列传》)

这段话里包括了三层意思,一是说李广这人年老了,不中用了。二是说李广的命天生就不好,是个注定失败的人。三是你在用他时要特别注意,此番前去,让他旅游观光一下倒是可以,但千万不要让他担当对抗匈奴单于的大任,以免误了你的大事。

就是汉武帝最后这句警告的话,要了李广的命。

汉武帝给卫青和霍去病各分配五万“千里马”。霍去病从代郡出发,直接攻击中部的伊稚斜单于。汉武帝之所以这样安排,是考虑到伊稚斜因听信了赵信之言,采取远遁沙漠、坚壁清野的政策,霍去病带兵日行千里夜走八百,派他去对付正合适。

而卫青从定襄出发,目标直指东部左贤王的匈奴军。考虑到卫青这一路打的是持久战,汉武帝给他安排的四员部将分别是前将军李广、左将军公孙贺、右将军赵食其、后将军曹襄。

都说计划赶不上变化。汉武帝原本是让霍去病对阵伊稚斜单于,让卫青对阵左贤王的,但结果却完全相反,霍去病最终碰上了左贤王,而卫青则碰到了伊稚斜单于。

首先,我们来看卫青这一路的情况。两军对上眼后,伊稚斜首先听从赵信的意见,来了个“不羞遁走”,把辎重和部队都撤移到漠北。此举用意很明显,就是想把汉军活活拖垮,然后来个请君入瓮,最后反攻倒算。应该说伊稚斜的如意算盘打得很不错,似乎布成了一个必杀之局。

面对伊稚斜的出招,卫青没有退缩,相反,他决定陪伊稚斜玩这个猫捉老鼠的游戏,进行破局表演。他兵分两路,在伊稚斜的北逃路上对其进行两面夹击。一路从正面追击匈奴,直捣其王廷;而另一路则绕到东面,行千重山,涉万道水抵达漠北。

卫青决定把漫漫的漠北征途交由老将军李广来执行。他把李广和赵食其的军队合并,共同完成此行。当然,卫青之所以这样不体恤老将李广,让他参加“长征”,是因为他的私心作怪。什么私心呢?在战场上自然是战功了。

取代李广成为先锋的是公孙敖。公孙敖和卫青是啥关系,大家都知道。卫青临阵换先锋,显然是想帮这位曾帮自己两肋插刀的兄弟立下战功。

而李广自知以后上战场的机会不多了,而且又急于表现自己,所以对卫青的安排表示了最强烈的抗议:“臣部为前将军,今大将军乃徒令臣出东道。且臣结发而与匈奴战,今乃一得当单于。臣愿居前,先死单于。”(《史记·李将军列传》)

李广这段话的意思是,这次我来参加这次军事行动,就是要当前锋,现在大将军让我改道东路,这对我来说很不公平啊。我十多岁就参加边疆保卫战,虽然已历经了三朝,却从来没有机会和匈奴单于进行面对面的单挑。现在对我来说,机会可能只有这一次了,所以还请将军收回成命,让我来担任先锋。不夺取伊稚斜单于的头颅,我誓不回师。

面对李广的无限渴望,卫青却默默不语,表现得无限冷酷。

“不成、不可、不行。”卫青轻描淡写的六个字彻底扼杀了李广心里残留的最后一点希望。

李广再三表示“抗拒”,卫青坚决强调“从严”。是啊,有汉武帝的金口玉言垫底,有自己对好朋友公孙敖的私心作怪,卫青选择冷酷无情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既然说话抗议无效,李广最终只好选择用行动反抗了。

“广不谢大将军而起行,意甚愠,怒而就部,引兵与右将军食其合军出东道。”

李广这一行为表达了两层意思:不谢,不屑。

这就是疾恶如仇、刚直不阿的李广。他以这种无声的方式表达了对卫青的不满和愤慨。

尔后,卫青带领主力部队以快马加鞭之势长驱直入,直抵漠北。两军对垒,一场大决战即将上演。

伊稚斜单于早就带领主力部队在这里“恭候”汉军多时了。卫青是个识时务的人,他看到匈奴士兵严阵以待,便决定采取诱敌出洞、分而歼之的战略。

卫青的部署如下:用顶上有帷布的“战车”组成超级大阵营,将五千精锐骑兵藏于其中。这样安排的好处是,五千骑兵进可攻退可守,来去自如。而其他主力都在超级大阵营的掩盖和迷惑下,分左、右两翼迂回直抵匈奴的大本营。

伊稚斜单于苦苦等了这么长时间,终于等来了汉军,自然按战前的战略安排,决定打汉军一个立足不稳。他一声令下,匈奴士兵便呼啦啦地向汉军发动了大决战。汉军虽然只有五千骑兵,但因为是精锐骑兵,战斗力超强。因此,面对匈奴进攻,五千骑兵来了个顽强抵抗。于是乎,战场上昏天又暗地,从早上战到黄昏依然没有分出个胜负来。

这时突然起了沙尘暴,帮了五千汉军的忙。因为到处都尘土飞扬,连人都看不清,更别说打仗了。于是双方都开始凭着感觉乱砍乱杀,自相残杀的情况自然难以避免。

事实证明,老天帮的忙为卫青的两翼绕到敌后突袭赢得了时间。当两路汉军从天而降出现在匈奴的大本营里时,匈奴人惊呆之余只能举起双手,先保住性命要紧。结果可想而知,占了匈奴的老窝后,汉军从后面对正在大决战的伊稚斜单于的主力部队发动了猛攻。

前后夹击,匈奴士兵根本就搞不清楚战况,而伊稚斜单于已经知道自己在这次大决战中“中计矣”。他没有再选择顽强抵抗,而是带领数百名心腹敢死队进行突围,很快就落荒而逃了。

伊稚斜单于逃跑后,后知后觉的匈奴士兵在失去主心骨的情况下,也纷纷选择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场面一时慌乱无比,踩踏处处可见。最终,汉军共斩杀和擒获匈奴士兵近二万余人。什么叫“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这里就是。

就这样,这场大决战以卫青的出奇制胜而告终。卫青在漠北之战中大获全胜凯旋时,和李广、赵食其的大军相遇了。

有缘千里来相会,按理说卫青和李广应该相拥而抱,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互叙离别之苦才对。但是,两人一见面却是横眉冷对,怒气冲云霄。李广心里本来就藏着长途奔波的一把火,一口恶气正无处可发,但卫青却偏生亲手点燃了这把火。

在军法中,延误行军时间是要被处置的。李广在卫青的仗打完了才慢腾腾地到来,卫青马上派出长史向李广问责。

心高气傲的李广哪里受得了这种羞辱,说了这样一句憋在心里已久的话:“广结发与匈奴大小七十余战,今幸从大将军出接单于兵,而大将军又徙广部行回远,而又迷失道,岂非天哉!且广年六十余矣,终不能复对刀笔之吏。”然后以自刎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青岛汉河电缆

气浮机

建筑乙级升甲级

天猫经营主体变更法律意见书

相关阅读